文化活動
酒文化

發布日期︰2011-08-22 瀏覽次數︰5524

小時候,我曾在媽媽的咖啡館里偷喝紅酒

我是一個中葡混血兒,媽媽是廣東人,爸爸是葡萄牙人,我出生在澳門。爸爸曾經是軍人,後來澳門撤消駐軍,爸爸就當了警察。媽媽是一個小商人,在澳門碼頭的海邊開了一個小小的咖啡館。我是家里的獨生子,生活一直過得平靜而幸福。

因為媽媽是廣東人,在我剛會說話的時候,媽媽就教會了我很多漢語和粵語。雖然當時不會寫,但是在媽媽的引導下我會說也能夠听懂。現在長大了突然明白,當時媽媽教我漢語和粵語應該是出于一種對大陸的思念和思鄉之情吧。由于媽媽的影響和灌輸,我對大陸也充滿了好奇,媽媽還曾經一本正經的跟我說︰“等你長大了,將來找對象一定要找個大陸的女孩。”媽媽說大陸的女孩個個聰明賢惠,所以這也成了我擇偶的一個首要條件。

媽媽對我很疼愛,也很寵愛。我十歲時,家里給我買的單車就有三部。媽媽很賢惠,也很儉樸,雖然她自己開著咖啡館,收入也很好,但常常教育我吃飯不能掉米粒,生活要節儉,講話要有禮貌。

男孩子小時候總是很調皮,我常趁媽媽忙著照顧客人的時候,偷著打開咖啡館里的紅酒,學著客人的樣子慢慢淺酌,媽媽發現後就拿著雞毛撢子打我。至今我都不知道媽媽打我的雞毛撢子有多少個,反正是趁媽媽不注意的時候我就撿起雞毛撢子從窗口扔出去,因為窗外是海,扔到海里媽媽就只得再去買,而我只要發現有雞毛撢子就給扔進海里,媽媽就一次又一次的買回來,準備在我不听話或再偷喝紅酒的時候打我。

眼含熱淚敬媽媽一杯酒,難忘母愛和我淘氣的童年

因為父親工作忙,對我也很嚴歷,我和媽媽在一起的時間比較多,而且我也喜歡在媽媽的咖啡館里搗亂。記得有一天上午,客人不是很多,我一個人在咖啡館里看電視,當時看的是一部外國的片子,里面有電視機爆炸的場面。出于恐懼和害怕,我就喊了起來,我說媽媽你看電視機爆炸了,媽媽過來看電視機好好的,上來就打了我兩巴掌,罵我是烏鴉嘴。可是我卻不知哪來的勇氣卻依然對媽媽說︰“真的,媽媽,你看沖天大火都燒起來了!”媽媽以為我故意氣他,就拿著雞毛撢子追著打我,我淘氣地跑出咖啡館,一個人在海邊看碼頭上的船只。沒多久我就發現咖啡館外面有很多人,還有消防車,我跑回去看,天啊,真是太巧了,咖啡館里的電視機真的爆炸了。那一刻,我特別的後悔,我真的覺得自己是烏鴉嘴,怎麼就給說中了呢?後來得知那天起火的原因是不知誰忘了關一個電源,而我從此再也不敢胡說八道。

那以後,我乖了很多,不再有意的和媽媽搗亂,但依然調皮。記得七八歲時的某一天,我坐在咖啡館里看著停泊在碼頭上的一艘大船越看越好奇,我不知道那艘大船是從哪里來的,又要到哪里去,人們在里面是不是也像住在房子里,我越想越好奇,越想越覺得應該跑到船上去看一看,于是我就偷偷地從咖啡館里跑出來想從岸邊跳到那艘船上去。誰知距離看著不遠,但跳起來還是有難度的,結果我沒跳準,一下子就給掉到水里去了。那天當海員叔叔把我撈上來的時候,媽媽抱著我淚流不止,說以後再也不許我到處亂跑,說再也不打我。

媽媽真的很少打我了,而且還住進了香港的醫院。當時我不知道媽媽得的是什麼病,只是在每個周末都跟著爸爸去香港看媽媽。媽媽越來越消瘦,越來越疼愛我,可是我卻不快樂,我害怕媽媽會這樣長久的躺在醫院里,害怕家里沒有媽媽的日子和在海邊咖啡館里听不到媽媽的笑聲以及對我的斥責和怒罵聲。

結果有一個周末,爸爸沒有再去香港,我問爸爸為什麼不帶我去看媽媽了,爸爸突然痛哭失聲,抱著我告訴我媽媽沒有了。從此,我與父親相依為命,在後來心情郁悶想念媽媽的時候,我總是喜歡斟上一杯酒,一邊喝,一邊和媽媽對話。我多希望能夠敬一杯酒給媽媽,告訴她淘氣的兒子長大了。

難忘母愛,把對您的思念換成歌聲

媽媽去世以後,爸爸又當爹又當媽,日子過得特別不容易。家里再也見不到媽媽的身影,再也听不到媽媽的笑聲,爸爸越來越寡言,我也越來越沉默。每當看到小區里的孩子都有媽媽,我就覺得自己特別可憐。那以後,我變得更加內向和自閉,常常一個人躲到角落里睡覺或者思考。有一次甚

至跑到父親的摩托車罩下面呆了一晚上,害得親戚朋友到處找我,連警察局都出動了,後來還是外公想到摩托車罩下面找一找,結果還真把我給找到了。

12歲,我沒有了母親,但是對母親的眷戀和思念時時讓我心痛。因為小,因為不懂事,對媽媽我有很深的歉疚與自責。記得在媽媽最後的日子里,我去給媽媽買吃的,買來就像完成任務似的往她肚子上一扔,媽媽因為躺著不能動,一次就給燙著了。

現在每當想到這一幕我都自責不已。真後悔當時沒有好好地對媽媽,真遺憾再也沒有彌補的機會了。

那以後,我常常一個人呆著,有時是想想心事,有時是听一些憂傷的歌曲,正是那些憂傷的歌曲,排解了我心中的郁悶和傷感,以及對媽媽深切的思念。漸漸地,我越來越喜歡听歌,後來也慢慢學會了一些歌曲,每當我想念媽媽的時候,總是要給她唱上一段。我想,如果媽媽在世,她能听到我唱歌該是多麼欣慰和快樂的事啊!

綿延母愛,伴我乘著歌聲的翅膀夢想成真

我上初二以後,曾經有人來告訴我去世的母親只是我的養母,父親也只是我的養父,我是另有親生父母的,但是對母親的懷念和感激我依然不變。她在我心里永遠是我最愛最親的媽媽。

我把對母親的懷念漸漸轉化到了唱歌上面,父親知道我有了這個小變化之後,也很高興地給我買了一個愛華牌小收錄機,有了小收錄機我听歌更方便了,于是我更加痴迷和熱愛音樂,後來慢慢地嘗試創作。當時受香港一些歌手的影響,詞曲創作也基本都是香港歌曲的路子和模式。後來我就想為什麼我們澳門就沒有歌手,就沒有自己的歌,于是在爸爸的鼓勵下我做了一個夢想檔案,把自己想做的事情寫到夢想檔案里。那時我想開音樂會,現在想起來是異想天開,但是當我在腦子里閃過這個念頭之後,我就開始努力,並且付諸實施了。

1994年,我自己制作了寫有“黃偉麟留住這時光演唱會”的海報去澳門大學和文化廣場等地去貼,很多人都以為我是神經病,因為當時沒有一個人知道我。我也從沒有在外露面唱過歌,但當時不知是一種什麼樣的力量鼓舞著我,讓我全力以赴的去舉辦我的第一場演唱會。我親自去澳門大學的文化中心談場地,自己拿了兩三萬元錢的場地費。結果演出那天,一千多人的位子座無虛席,當時給我伴舞的演員是張國榮的御用,那次演出獲得了巨大成功,也掀開了我成為一個歌手的第一篇章,而且從此我也有了“澳門張學友”的稱號。

第二場演唱會和那些天天吃面包還債的日子

自從第一場演唱會成功以後,我便成了澳門第一個歌手,同時也擁有了澳門的第一張CD唱片。

1995年的5月,澳門電視台為我主辦了第二場“黃偉麟開創夢幻里程”演唱會,當時還是現場直播,有一些老板主動找上門來贊助。本來是很好的事情,結果演唱會結束後,澳語原創大碟卻因為某些原因沒發出來,當時碟都制好了,事情最後落到我頭上,因為沒有協議,也不懂,我傻傻地答應賠償這30萬元的制作費。那個時候我剛從翻譯學校畢業,一年也只有三千四百元的工資,每個月領了工資就還債,天天吃最便宜的面包,那是我人生里最黑暗的四年。

一直到1999年,我人生的好日子才真正來臨。澳門回歸,成就了我,也改變了我的命運。當時大陸的一些電視台,包括中央電視台,春節晚會等去澳門找歌手一下子就找到了我,一聊,得知我父親是澳門人,母親是廣東人,當時就拍板定我了,他們說連家庭背景都是相符的,就要你這樣的。那一年,我上了春節晚會,上了澳門回歸的所有晚會,大陸的、澳門的,大大小小的晚會,我天天忙的空中飛人一樣風光。

那一年,澳門真的就成了“黃偉麟年”,夸張點說,只要有何厚鏵的地方就有我。結果一年里我不僅還清了所有的債務,還買了房子,一個澳門回歸成就了我,也改變了我的命運。

酒總是讓我想起過去,喝酒是一種懷念

每當有心事的時候,我總是喜歡回家喝幾杯紅酒,那樣會讓我感覺精神和心情放松;還有時,因為喝了酒,我會哭泣。因為懷念,懷念媽媽和那些難忘的日子,我曾經也越喝越傷心,越喝越懷念。但酒確實讓我放松,讓我宣泄,每次登台前我都喜歡喝幾口,這樣總是能更好地發揮或找到更好的感覺。

每當喝酒的時候,我總是想起這些經歷,想起媽媽也愛喝紅酒,想起我第一次偷偷地在媽媽的咖啡館里喝紅酒時被媽媽拿著雞毛撢子追著打我的場面,還有我的演藝歌唱生涯,我的那四年黑暗的還債的日子,以及昔日那些朋友對我的關愛。我感謝他們,我的生命中,正是因為有了他們才溫暖。

到了北京以後,我對酒有了進一步的認識。酒在澳門是品嘗,在大陸更多卻是交際的一種手段。在大陸,酒喝的不過關就什麼也別談了,仿佛是一種溝通的橋梁和道具,中國人對酒的認識和西方人的認識不一樣,但是我希望所有喜歡酒和愛喝酒的人們,喝好喝開心為止,千萬不要貪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