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活動
緣文化

發布日期︰2018-08-02 瀏覽次數︰6381

  今年母親節,我人生第一回含淚,告訴已八十歲的母親︰“媽媽,我愛你。”一段遲來的話語。


  我和母親一生緣分很淺。我七個月時,母親便把我交給外婆照顧。直至十七歲,外婆去世,我才回到她身邊。


  媽媽與外婆教育孩子的方式完全不同,她對我的我行我素看不順眼。于是一個從小沒挨過罵的孩子,天天挨罵;一個從小沒做過家事的小孩,天天被要求洗碗。那時起,我開始理解世間的情感不是天然俱生,它需要點滴的累積和回憶,而我與母親之間的回憶是空白。


  回家半年後,我寫信給她,“媽媽,我能理解你的心情,突然接受一名十七歲的孩子,的確是困難的事,何況你只喜歡乖順的女兒。我理解你的難處,但容許我在你家住到大學,再過兩年,我會悄悄離開。”媽媽看後,哭著向我懺悔,說她工作壓力大,弟妹小,因此才把壓力交給我。


  母親與我的爭吵,並未因此結束,三十多年來總是以不同方式登場,不同方式結束。


  直至今年母親節,媽媽告訴我三年前的一件事。那天,她看我前男友很傷心,雖然她脊椎斷了剛復原不久,竟以伏地爬樓的方式,爬上二樓敲對方的房門,輕聲勸他別傷心。結果我前男友,第一回,開門辱罵她,關上門;媽媽仍不放棄,再勸他,他又開門吼叫一次,然後再摔門;媽媽當時脊椎已經非常酸痛,只好手抓著門把,半跪在門前仍繼續安慰他,最終他開了門,對我母親大喊︰“滾蛋!”再關門那一次,他不知我母親已無力站著,摔坐地上。


  母親回憶往事,不為怨恨。她只想告訴我,我和任何人在一起,她都祝福,只要是可以照顧我的人。當天,她三度挨吼罵後的過程,讓她深悟體會,她的女兒不會有她妄想的依靠。對待長輩甚且如此,可以想像私下女兒的處境。于是,當我離開他時,母親對我說,“忘了他,離開他,你會更幸福。”


  我問她為何不早點告訴我?母親說她很矛盾,因為是我選擇的朋友,她所以特別疼愛他。她想把從小虧欠的女兒,托付給一位可以照顧我的人。


  母親說了往事,我和她先對望,接著淚流滿面。看似驕傲、強勢、自我的母親,原來一直隱藏著對我深深的愛。為了我,她把自己摔在角落,只為成全一段不需成全的情感。


  于是今年母親節,我人生第一次丟掉心結,慚愧又激動地擁抱了媽媽。


  看遍世態,嘗盡愛情,人生的旅途,我終于回到了原點,回到我生命早出發的地方。(陳文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