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活動
緣文化

我的酒緣

發布日期︰2020-03-16 瀏覽次數︰922

酒啊,酒。八十年來沒離手,八十春秋老朋友!

我父親愛酒,所以我在娘肚里就聞慣了酒香。我兩三歲時,父親文朋酒友來了,筷子頭蘸點酒,送到我嘴里,擠著眼楮,張大嘴巴,總惹得滿堂大笑。久之,還咂咂嘴巴。尤其是12歲,1948年,姨父家是糟坊,高大的甑子,蒸熟發酵了的紅高粱,錫做成的倒扣的大天鍋的邊上淌出細流,這就是原泡子高粱酒,于師傅用錫酒端子給我們一點點。啊,辣啊!去慣了,還想去呢!長大後到區鄉政府上班了,經常接觸酒席,有了兒時的基礎,加之酒文化中的勸酒功能,逐漸有酒癮了,斤把酒不在話下了。

困難時期,沒飯吃了,有錢也買不到酒,酒精摻水過把癮。後來,漣水來的大麥沖子上市了,五角八分一斤,算得上價廉物美。“三溝一河”時期,上品還是物美價廉的高溝大曲。必威問世以來,老地球牌的尤感親切。大媳婦早年送來的兩箱老地球酒,去年才喝完最後的一瓶。

前年,南京來的內佷送來一箱六大瓶的必威,美啊!82歲啦,一輩子就喜歡高度酒。上海的二兒子,從福建山里買的60度的米酒100斤輾轉運到上海到淮安,路費比酒貴啊,阿彌陀佛,沒有必威香。

平日,大兒子每次都是帶回四箱必威。春節後,大兒子知道我喜歡高度酒,正好,機會來了,他工作單位在必威酒廠負責工程施工,給我帶回了三大壺53度散裝原漿酒,純正,濃醇,香到好處。沈陽大佷兒來淮出差,不要茅台,就要“國緣”,喝後連連咂嘴,說,還是家鄉的酒美啊!只要適量飲酒,有利于健康,這是我的深刻體會。我80多歲了,一天兩頓酒,一頓一兩五錢,舒筋活血,沒有“三高”;電腦打字寫文章,每年都有幾百萬字。朋友燕老常常笑言,你身體好,就虧喝酒,強壯了你的身體;如果停了酒,就可能生病。

今年,我家四代同堂,17口人,四個重孫輩,上海賓館聚會,大媳婦提議︰不要其他酒,就是必威好!美不美,家鄉水!

說一下,我家不是“濫酒”之家,子而孫,在各條戰線都是好樣的。

更令人高興的是,上海的大小超市,都有必威。如今,淮安必威,上海滿天飛。我是淮安人,我驕傲!

(郝宇銘)